梦境记录(十五)

总体感受,就是非常完整的一次出国经历(?)

一开始看到的是帮助非洲的某个国家普及个人卫生用品的项目,于是报名参加。但实际上,梦境中的国家更接近于欧洲。又梦见买飞机票、差点误机、赶着去机场的画面。

到了那个国家,住的民宿(酒店?),但好像是专门为中国人设计的。不久就端来韭菜炒蛋、还有一个什么菜……味道感觉一般。

接下来好像就比较零散了。

梦见自己做好周全的计划,准备去哪里打卡……

走在街道上,不会说当地的语言……

打车遇到了困难……

觉得民宿有点贵,想要换……

想要去项目地址(好像是在某个大学里),响着如何乘坐公交到达,结果没走几步就到了……

好像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记得不是很清楚了。

梦境记录(十四)

梦见飞往美国(?)的飞机上,看到了Jonathan Groff,他坐在经济舱(?)的最前排,但又是对着机尾的那种。我坐在较后排,看见他非常激动,生平第一次看到国际巨星(不是)。上前想要和他一起自拍合影,他人很好同意了。这时候我的手机相机怎么都打不开,然后系统开始自动更新(???),但甜乔还是耐心等待。
然后就结束了。(失去了一次和小乔合影的机会!)

对了,冰雪奇缘2还没去看(好像也没机会去了)

梦境记录(十三)

11月13日凌晨的梦。

梦见去了斯德哥尔摩体验留学生活。在某几个瞬间感到莫大的孤独与思念,但又想起义无反顾想要出国的原因,依然坚定地继续留在斯德哥尔摩。

梦见一个大叔(?),带我去了亚洲超市,想买火锅材料,正在比价的时候,醒了。

可能还梦见了什么。可惜过于久远,不记得了。

失学儿童的焦虑感

焦虑感逐渐上升。
身边的许多好友在我还是浑浑噩噩度日子的时候,已经安排好了暑研、交换或者开始保研最前期的准备。而我,看似很早就有规划、有目标,实际上却什么也没做,也不知道做什么。
二月份的时候加入了一个KTH 2019秋季硕士申请群,想要看看大佬们到底是如何准备的。而进群后,除了发现自己KTH大概率无望之外,获得的最多的就是焦虑感。有一些非常非常厉害的、本科层次比我高多了的学长学姐申请时还会被拒,我想不出任何理由KTH之类的院校要我的理由。更别提奖学金,实际情况是我连offer都不会有。
上学期期末排名出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比之前要降低了好多,这还是在我没有选修体育(我很差劲)的情况下,目前来说连保研都是个很大的问题(虽然笃定了要出去)。
代码能力很差,算法很差,现在一些学科理论课程(计算方法、数字逻辑)也都是在划水,很难听进去,也听不懂。而身边的大佬们真的非常厉害,能够将本专业学得很好之外,还能合理地安排好双学位。自己像个咸鱼。
暑研?没有。
交换?没有。
竞赛?没有。
三无人群肯定是没有资格说话的吧。

(有点厌学)

怀疑

刚刚被拉去听了一场关于留学美国的宣讲(某机构的广告),会后向一位老师咨询了一些问题。骑车回来的路上心情却是越来越差。出国留学应该是我很早就有的想法,以前想的可能是读研后找机会出去读博,进入大学后逐渐想要直接出国读研。在暑期的时候,也和父母交流过不止一次,母亲虽然不想我离开,但她也很清楚什么事情她都是拗不过我的,正像我从小到大,几乎所有的决定都是我一个人做出的——小学转学、初中转校、文理分科、高考志愿,他们都很尊重我的决定,“这是你自己的生活”。
我自己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初中的时候,我设想自己出国读书后,在国外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,定居下来,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,“平凡”地度过去。高中时,可能也是受到WL的影响,死亡对于我来说好像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,我甚至有一些期待自己被告知将在某一年某一刻死亡,这样我就可以去做所有(如果来得及的话)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。(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,比如38岁,以一种比较安稳的方式自我了结,而非在暮年痛苦地死去。)我并不担心自己活得太短,但我害怕自己一生都在浑浑噩噩,在伪装。
但过去设想的“平凡”生活,如今看来实在太过梦幻。我现在的成绩,现在的能力,远远不能够支撑我的幻想。
甚至我在怀疑,我是否真的适合学计算机,而我对计算机的喜爱是不是我过去的一种幻觉?题目写不出来,作业写不完,俨然失败者。真的感觉自己实在是太普通了,甚至可以说是失败的。我没有特别的爱好,没有很强的长处,没有过人的能力,什么也没有。而我的幻想为何要接受我这样一个没有优势的人?
痴人说梦罢了。
每当自我否定时,内心偶尔还会辩白:我起码也是考上了985嘛。
然而有用吗?没有。

想要蹲在一个墙角,没有人看见。
结局?没有的。